由猫眼上市、淘票票升级 再谈在线票务的5个问题

上周,我通过有问记者平台,回答了中国产经新闻记者关于在线票务相关的5个热点问题。

其实,早在猫眼去年9月确定赴港上市之际,我就发表过《丁道师:网票“半壁江山”猫眼要上市了 我有5点新看法》,当时就猫眼的现状和未来做了一些分析。

现在市场又出现了新的一些变化,一方面猫眼成功上市,市值达到180亿港币。一方面猫眼的老对手淘票票也开启了转型升级之路,意图开辟新的业务跑道。

随着市场的变化,这次我的回答自然有了一些新的判断。今天就按照问答的形式分享出来,供参考。

【采访背景】近期在线票务市场动静不断,猫眼娱乐一步步进行“互联网+娱乐”产业赋能,于2月4日在香港正式招股,淘票票则宣布与阿里旗下一站式宣发平台灯塔全面打通,进行系统升级,在线票务或将不是二者投入精力最多的业务,生态布局、数据服务、内容投资都有可能成为票务平台们竞争市场的关键。

1.目前在线票务市场有哪些出色的表现,行业趋势如何?

市场方面来说,目前在线票务猫眼算一家独大,淘票票等紧随其后,过去几年这些企业背后巨头,进行了诸多技术和业务突破,逐步的推动市场有序健康发展。

趋势方面来说,市场总体上来呈现出来一个寡头争霸的格局,这个行业不会有千家大战,留给中小创业者的机会实际上已经没有了。

2.猫眼电影上市和淘票票系统升级,两者的升级转型对在线票务市场意味着什么?

在线票务是个很大的概念,我们主要探讨的是电影的在线票务,如果把演唱会、博览会也包含进去的话,得把大麦、永乐等放进了一块儿来谈。

猫眼和淘票票的最新动作对在线票务市场来说,意味着行业进入新的阶段,一方面如我们上文所言寡头时代来临,一方面也意味着单纯的“买票”的1.0阶段已经过去,到了基于平台能力,进行多维能力裂变的2.0时代。

巨头们利用其庞大的平台能力和运营能力,能够最大化的整合行业资源,拥有产业链的最顶端的话语权和解释权。当然,行业也只有让巨头们来作为主要的参与方,才能尽可能的健康发展,而不仅仅是高速发展。

3.您能否针对猫眼、淘票票各自的商业谋略稍作分析?

无论是猫眼也好,淘票票也好,基本面来说,模式是TOC+TOB,两条腿走路,而且未来T0B的比重会越来越加重。

关于猫眼,我在《丁道师:网票“半壁江山”猫眼要上市了 我有5点新看法》已经谈了很多,这里不做表述,我们重点说说淘票票。

淘票票相比猫眼,不管是TOC业务,还是TOB业务,总体上来说是采用的跟跑策略。比如淘票票专业版的历次升级,不过近期淘票票正式升级了灯塔专业版,电影片方可在其中实时查看影片的宣发进程、舆情趋势等,相比猫眼拥有一些不一样的专业工具,开始了利用数据模型进行产品层面的创新,这些是值得鼓励的。未来淘票票有望成为行业的资源对接池,逐步成为行业公共资源,加大开放力度,和各方共赢。

4.在成为建立在生态布局、数据服务、内容投资等基础上的“互联网+娱乐”平台路上,我国在线票务平台还面临哪些挑战?

互联网+娱乐或者泛娱乐的概念或者中国迪士尼概念,我们已经喊了很多年,但目前看来真正能做成“中国迪士尼”概念的企业几乎还没有,大部分企业只能在某个环节做好,但综合统筹多维业务来说缺乏成功的案例。

在线票务平台只是泛娱乐战略中的一个环节,如何明确自己的定位,提供“工具”价值,支持各类影视娱乐产业发展,是真正需要努力的方向。

过去的两年,中国电影票房增幅大幅度放缓,2019年截至今天甚至出现了负增长,这对于在线票务平台来说是极大的挑战。这就需要它们一方面适应行业变化而进行动态调整,一方面寻求新的业务增长点,让自己变成一个“U盘”,能够“插入”更多的“场景”。

5.我国在线票务产业赋能如何应对当前市场考验下出现的问题、挑战,同时应向哪些方面创新发展?

在线票务的创新,我觉得还是回归本质吧,过去两年,这两个平台都做了很多所谓的一些创新,但是这些创新是不是实用,我觉得要打一个问号。所有的创新都是依托于,用户和市场的刚性需求来判断,而不是说想当然的来做出了一些所谓的创新和服务。

中国电影行业需要什么创新的?举个最简单的一个例子,就买票这个基础工作,是否可以通过大数据,对用户进行画像,让用户精准的和电影院以及电影进行匹配,我觉得这个实现了的话,能把现有的用户的潜力更进一步的来激发出来。而不是说用户被动的来通过这样一个平台去买票,去享受服务。

总之在线票务的创新要回归本源,而不是想当然的推概念和噱头。

红黄蓝虐童案终审判决 刘某称针扎是为让孩子睡觉

北京市三中院通过北京审判信息网披露了北京红黄蓝幼儿园虐童案终审判决文书。判决书显示,刘某因犯虐待被看护人罪一审获刑1年6个月,并被责令5年内禁止从事未成年人看护教育工作,终审维持原判。

刘某一审被判五年禁止从事未成年看护教育工作

据判决书,法院查明,2017年11月间,北京朝阳区管庄红黄蓝幼儿园(新天地分园)国际小二班的幼儿园教师刘某在所任职的班级内,使用针状物先后扎4名幼童,经刑事科学技术鉴定,上述幼童所受损伤均不构成轻微伤。

法院认为,幼儿是需要特殊保护的群体,其合法权益不容侵犯。刘某身为幼儿教师,本应对其看护的幼儿进行看管、照料、保护、教育,却违背职业道德和看护职责要求,使用针状物对多名幼童进行伤害,情节恶劣,其行为严重损害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已构成虐待被看护人罪,依法应予惩处。根据其犯罪情况和预防再犯罪的需要,依法应当适用从业禁止。

2018年12月28日,朝阳法院作出一审判决,以虐待被看护人罪,判处刘某有期徒刑1年6个月,同时禁止其自刑罚执行完毕之日或者假释之日起5年内从事未成年人看护教育工作。

刘某称侦察机官非法获取证据 提出上诉

刘某不服一审判决,向北京市三中院提出上诉,其认为侦查机关利用非法方法获取其有罪供述,其同事和四名被害人均未指证其犯罪,作案工具及现场监控录像未提取,不排除四名幼童的伤系其他原因造成。故原审判决认定其犯罪的证据不充分,请求宣告其无罪。

刘某的代理律师认为,根据刘某供述的作案时间至被害人体检的时间间距,远超正常痂皮可能留存的时长,不排除受害人及家长受虚假信息和舆论的诱导,作出不实陈述的可能。而刘某实施犯罪的动机不明显,亦不排除刘某因经受不住高强度审讯,做出虚假有罪供述的可能。

为查清事实,三中院调取了公安机关对刘某的审讯同步录像。录像显示,刘某是主动、自然供述出其针刺扎被害人的事实,写有亲笔供词,且其被羁押期间获得休息的权利得到了保障。四被害人或家长也均有相关指控。

称为了让孩子赶快睡觉 才用针扎

判决书披露的证据显示,当事孩子为三女一男,都是三岁。其中一名孩子的左手小拇指和右胳膊在幼儿园被扎过。并称,打针是自己和刘老师的秘密,可以告诉打针的小伙伴,不能告诉家人。被扎最多的孩子大腿上有约15个针眼,孩子们称“不喜欢刘老师”。

在供述中,刘某称,其于2017年8月11日进入涉案幼儿园工作,2017年十一放假回京时,她把从老家带来准备缝东西用的5根针包好,放到幼儿园的更衣柜里。因为涉案的孩子踢被子、来回翻身、乱动、说话等,她为了让孩子赶紧睡觉,于是把针拿出来扎孩子。“每个孩子扎了一两下,孩子们就躺好不动了。”刘某说,她很后悔扎孩子,之后将针扔掉。

经审理,三中院认为,刘某身为幼儿园教师,对其负责照管的幼童负有看护职责,却使用针状物伤害多名幼童,其行为严重损害了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情节恶劣,已构成虐待被看护人罪,依法应予惩处。一审法院判决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及适用法律正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故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熊孩子又卡出新高度,网友模拟对话:妈妈,我脑袋被墙夹了

因为孩子被卡在称重柱中间,救援着实让消防员头痛,一开始他们尝试液压扩张钳,又尝试了千斤顶,又使用了凿子、锤子、螺丝刀,真是使出了九牛二虎之力,最后才成功把孩子解救出来。

孩子被救出来后,孩子家长连忙向消防员表示感谢,消防员们表示没事,反而关心孩子的情况,让家长尽快带孩子去洗洗身上的脏东西。

对于这个看上去很滑稽的事情,有很多网友纷纷调侃孩子,表示这孩子以后有炫耀的资本了,毕竟也是脑袋被承重墙夹过的爷们,还有网友OS家长和孩子的对话,十分有趣。

这又是一个熊孩子卡脑袋被消防员叔叔成功解决的故事,这样的事情真的很多见了。在很多地方,每天都有些熊孩子因为好奇贪玩,不是把脑袋夹在防盗窗里就是钻栏杆被卡住。可以说,只要是一些有大空隙的东西,孩子往往都想尝试下,结果就悲剧了,只能进得去,但是出不来,严重可能还会伤害到自己。

如果真面对孩子因为贪玩被卡住,家长应该如何正确处理?

毫无疑问,此时大多数孩子都会受到惊吓,有的孩子甚至号啕大哭,家长们也往往不知所措。但是为了孩子的安全,家长还是要保持冷静,做好以下两件事:

1、宽慰孩子

当孩子被卡住的时候,内心一定很恐慌,此时家长不能再指责训斥孩子了,应该冷静下来,宽慰孩子,让孩子不要害怕。也可以转移孩子的注意力,迅速拨打救援电话。

2、不要盲目施救

有些家长看到孩子被卡住,觉得孩子会很难受,因此自作主张去将孩子的手或者身体硬拉出来,这样的做法是错误的,很容易伤害到孩子的肢体。此时正确做法应该是等待消防员的到来,一定不能乱动孩子。

说到底孩子之所以会被卡住,还是因为好奇心作祟,想要尝试下好玩的东西,这就给家长带来一个挑战,如何维护好孩子的好奇心但又能保证孩子的安全?以下也是几个小建议:

1、和孩子一起“探险”

如果放手让孩子自己去探险,孩子在无人监护的情况下很容易做出一些危险举动。所以家长应该陪着孩子一起去探险,并在这个过程中,告诫孩子哪些事情是危险的、不能做的。

2、监护好孩子

如果孩子年龄还小,家长一定不能让孩子单独在家,带着孩子外出玩耍时,也不能让孩子脱离自己的视线,以免发生意外。

3、给孩子进行安全教育

孩子的安全教育应该从小抓起,家长应该在日常生活中有意识的给孩子进行启蒙,告诉孩子哪些东西是危险的。虽然有时候孩子也知道危险,但还是会禁不住诱惑、自控力差,所以家长也要注意观察孩子的行为,有意识培养孩子这方面的能力。

对保健品市场不是一棍子打死,但要干干净净

去年底,保健品公司权健涉嫌传销和虚假广告引起全社会对保健品市场的关注。今年1月8日起,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等13个部门宣布,在全国范围内集中开展为期100天的联合整治保健市场乱象“百日行动”。百日行动开展过半,取得哪些成效?保健品市场状况如何?消费者怎么看?本报记者进行了采访。

不是一棍子打死,但要干干净净

百日行动进程过半,查处了不少违规违法行为。

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日前宣布,截至2月15日,全国共出动执法人员54.6万人次对重点行业、重点领域、重点商品进行监督检查,其中检查“保健”类店铺16.5万个。行动开展行政指导、行政约谈1.3万次,开展宣传活动2.8万次,为消费者挽回经济损失3359万元,清理虚假信息2309条,捣毁制假售假窝点158个,移送司法机关案件74件。与此同时,2017年7月以来,国务院食安办牵头9部门开展了食品保健食品欺诈和虚假宣传整治工作。截至2019年初,各级市场监管部门查获案件5.8万件,案值33.2亿元,罚没款4.9亿元。

让保健品市场干干净净,需要多部门合力推进。百日行动以来,海关总署共梳理进口食品保健食品备案标签14万个,废止近5000名涉嫌虚假宣传标签。国家新闻出版广电总局共向有关省局下发整改通知单200余份,查处存在违法违规问题的120余个频率频道和600余条违法违规广告。工业和信息化部部省两级电信主管部门共处置违法违规网站138个。商务部门通过直销行业管理信息系统跟踪了解从事保健食品直销企业经营管理情况,与市场监管总局集中约谈直销企业,及时发现异常经营行为并加以处置。

清理保健品市场并不是要让这个市场消失。

中国营养保健食品协会秘书长刘学聪表示,对于保健品,社会各界态度褒贬不一。当前保健品市场的确有乱象,但也要看到保健品特别是其中的保健食品有其特定的市场需求和存在的合理性,经过近20年的发展,保健食品的质量日趋稳定,近几年的抽检合格率一直在97%以上。

刘学聪认为,对于那些夸大功效、价格虚高的保健品,消费者应保持高度警惕,监管部门也应及时取缔。保健品在合规宣传、正规售卖的情况下,应允许其发展,消费者也不用过于紧张。

杜绝乱象,监管方果断出手

如何不被夸大失实的保健品“忽悠”了?市场监管总局有关负责人介绍,保健品欺诈主要有两种形式:

一是通过免费讲座、引诱消费者入股的形式虚假宣传、骗取消费者钱财。以百日行动中公布的山西省运城市查处的保健品诈骗案为例,受害者和朋友得知能在公园天下小区门口“幸福乐园”店里听健康讲座领鸡蛋,便经常去店内听课领鸡蛋。后被两名男子以用3980元购买“新起点·绿多维胶囊”保健品,可以用空盒额外兑换3盒,并声称投资4000元就可以赠股票为由诈骗现金9460元。经调查,嫌疑人王某良、吴某伟等人自2018年6月至9月,在永济市华圣铝业小区和公园天下小区经营2家“幸福乐园”,通过免费发鸡蛋的方式吸引老年人听保健讲座,主要经营各种保健品销售,虚假宣传保健品疗效,以投资赠送股票的方式共诈骗金额达100余万元。

另一种则是通过传销、建立会员系统的方式。以河北省查处的松灵生物科技有限公司虚假宣传和网络传销案为例,该公司宣传其销售的主要产品固体饮料“易血通”有“溶脂排毒、活化神经、打通微循环、耳部神经激活、增加脑部供氧、溶栓、活化神经、激活细胞”的作用,夸大宣传,欺骗和误导消费者。其利用高回报的奖励制度,引诱会员再度发展其他人员加入,最终构成金字塔式的网络化传销布局。直到被市场监督管理机构打击,该传销组织共注册会员编号20538个,会员支付成功金额超过1亿元。

让保健品市场清清爽爽,监管部门该出手时要出手。

市场监管总局有关负责人表示,为便于保健食品与普通食品和药品的区分,今年将研究借鉴烟草标签管理方式,在保健产品标签显著位置标注“保健食品不具有疾病预防、治疗功能”“本品不能代替药品”等警示语。

市场监管总局强调,食品安全监管将坚持严字当头、重典治乱。在处罚方面,通过巨额处罚、数罪并罚、联合惩戒,提高违法成本。在监管方面,完善风险分级分类管理制度机制,加强监管手段方式创新,提升基层监管能力。

谨慎理性选购保健品

今后消费者如何选购保健品?

看准标识很重要。在购买保健食品时,应检查保健食品包装上是否有保健食品标志及保健食品批准文号,是否注明生产企业名称及其生产许可证号,生产许可证号可到企业所在地省级主管部门网站查询确认其合法性。

选择正规渠道。在保健品购买渠道方面,记者采访的12名消费者中有5名表示会选择在正规药店购入保健品,有7名表示会选择网购的方式。而这7名消费者中,有3名表示只会在官方授权的天猫国际或官方旗舰店购买保健品,另外4名觉得无所谓,便宜的价格和良好的评价是他们购买保健品的判断标准。

记者走进北京一家药房,销售人员说,店里卖出最多的保健品种类主要是针对老年人和儿童的。“这是褪黑素软糖,主要用于助眠,美国那边直接进口来的,最近卖得很火。”销售人员小葛说。她认为药店里的保健食品还是“靠谱”的,品种主要集中于各种维生素补充制剂、深海鱼油等,很少有那种夸张的保健品。其中一个重要原因是,相关监管机构对于药店的监管已成常态化。

此外,专家提醒,消费者对保健品的定位和效果也应有清醒的认识。

刘学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保健品既不能代替药品,也不能当食品使用。作为消费者,一定要擦亮眼睛,谨慎、科学、理性地去选购保健品。一方面要对保健品的效果有理性认识,明白其不具备治愈效果,不能把它当药品。另一方面也不能把保健品当食品,觉得吃多少都没事,而要严格遵守用法用量,最好能在医师指导下选择适合自己的产品。

盒马模式走入死胡同,新零售又一个伪风口?

盒马开始关店了。5月11日,盒马鲜生宣布将于月底关闭昆山吾悦广场的门店。按理说,成立两年才关闭第一家店已经很不错了,但关店背后是以盒马为代表的新零售网红的集体遇冷。
上个月,美团旗下的小象生鲜宣布关闭常州、无锡的5家店面。要知道,小象生鲜一共就有7家店面,其中北京2家、无锡2家、常州3家。等于是说一下子关闭了70%的店面。
还是上个月,京东管调整大潮中,王笑松从7FRESH事业部总裁的位置上被调离。7FRESH没有关店,但换帅本身就表明了高层对新业务的态度。
腾讯投资、对标盒马的生鲜超市“超级物种”,截至到2018年一直处于亏损状态。
新零售是过去三年中国最大的一个风口。以往的风口基本都是创业公司赶趟,然后是巨头进场、带节奏。新零售则是从一开始就由巨头深度参与、从资金到流量给予无限度支持。
盒马鲜生全国已经超过150家门店,以单店成本6000万计算,前期投入就应该超过100亿人民币了,这还不算日常运维成本。
最近半年,在公开谈到盒马鲜生时,盒马CEO侯毅和阿里CEO张勇的措辞明显变了,比如“与其长期亏损,不如关掉”、“跑得久才是最关键的”。
“新零售”这个概念是雷军和马云在同一天提出来的。雷军上午演讲,马云下午演讲。后来雷军说“我比马云早几个小时”。
其实黄太吉煎饼果子是最早的新零售样板间,当然死得也早。谁早谁晚不重要,重要的是让概念落地的能力。阿里是通过盒马鲜生立Flag,小米则是通过小米之家。
有人说最近盒马们的关店潮跟宏观环境有关,大家都谨慎扩张,但以各大互联网巨头的实力,只要是真风口,从来不会畏首畏尾。说明还是新零售出了问题。
问题一:线上流量的天花板
新零售的一个核心要义,就是线上线下的融合,线下给线上导流,线上给线下反补订单和数据。盒马用了很短的时间就实现线上订单比例超过50%。在成为网红的同时,“盒区房”的概念也应运而生。
很多新零售业态都把线上订单比例看得很重要,但忽略了一个事实:盒区房再多,也是有限的,即某个区域的用户规模是稳定且有上限的。线上订单的增加,必然意味着线下客流的减少,这是个此消彼长的过程。绝不是说线上订单量可以无限增长。
盒马鲜生的主打品类的生鲜,特别是海鲜,客单价高、毛利高,但同样有一个问题,一日三餐,谁还顿顿吃皮皮虾?当刚需、高频的品类遇上基数很小的用户群,规模效应的优势根本体现不出来。
问题二:本质还是地产生意
自从互联网+的概念诞生以来,互联网人就像找到了锤子,看哪里都是钉子,认为每一个传统行业都可以被互联网化,传统零售当然也不例外。
互联网经济的一大特征是规模效应。以社交网络为例,用户越多,活跃度越高,平台黏性也就越大。电商也是如此,由用户形成的网络效应最终会导致赢家通吃,因为互联网是没有边界的。
但以盒马鲜生为代表的新零售超市,并不存在网络效应。十里堡的门店再火,也不会让清河、燕郊的门店利益均沾。说白了,盒马鲜生每开一家店,都相当于一次从0开始的创业,新店的业绩,与之前的总门店数是1家还是1000家没有必然关系。
根本原因都在于地段。无论新零售披着什么外衣、打着什么旗号,选址能力才是盒马们最重要的核心竞争力。澳洲龙虾再便宜,放到五环外的城乡结合部也没有城里的网红店卖得多。
目前中国一、二线城市的黄金商业地段,基本都被传统商业地产垄断了,大型Shopping Mall已经成了中国城市最大的零售流量入口。互联网可以颠覆传统模式、传统品牌,但颠覆不了地段。做惯了线上流量入口的互联网巨头,到了线下就变成了PC时代的个人站长。万达做电商再不靠谱,也有独一无二的地段护主。
而一旦地段选择成为新零售的最大变量,还与传统零售有什么区别?
问题三:又一个伪风口?
盒马模式之所以过度依赖地段、无法形成网络效应,就在于供给端和需求端之间是静态关系。
我们看过去十年两个超级O2O风口:网约车和外卖。它们的供给两端都是动态的。叫车和叫外卖都是随时随地,最后提供需求的车辆和商家也都是随机的。都是取决于用户在哪里。
但盒马模式不是。首先门店是固定的,其次用户的位置也基本是固定的。因为人们消费盒马的场景主要是在家里,而每个盒马用户只有一个家。不像外卖用户,在家里、在公司、出差中……随时随地可以叫外卖,一个用户的需求可以呈现指数级增长。
当供给两端没有动态关系时,交易变量其实很小,也就很难规模化。所以,盒马模式本质上与互联网经济没啥关系,规模效应只能靠不停地开店、特别是在黄金地段开店来解决。这是王健林几十年来一直在干的事情,你能说他是新零售的先驱吗?
王健林曾对年轻人说,可以先把赚1个亿作为人生目标。这个小目标,其实也适合盒马们。